Tag Archives: H-1B

有关移民局计划收紧工作签证的一些传言

最近有一些传言,主要是说移民局计划修改法规,对工作移民(我这里仅仅是指H-1B)进行进一步限制。其中的一点是说要把这个身份限制在 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 (最优秀的人)。美国政府想做的事,即使把法规写出来了,不表示最终在法律上能站得住脚。

这里首先要解释的是法律和法规的区别。

法律 (statute),是国会通过、并且总统签字的。除非被国会废除或者被联邦法院认定违宪,法律总是有效的。在行政的范畴中,国会往往只会通过一个宽泛的法律,但是会有很多具体的空缺需要政府来具体的解释。比如国会会通过环境法禁止将污染物排入饮水来源的水体。但是国会并不一定有足够的精力和专业知识来解释什么算是污染物、什么算是饮水来源的水体、以及如果这个违规发生了,如何处罚、受罚人收到处罚和上诉的流程是什么。这些一系列的细节,都是由联邦政府的机构,比如环境保护局,通过制定具体的法规(regulation)来实现的。法规的制定,需要通过具体的流程,比如公布法规稿,允许公众提供反馈等才能完成。完成后的法规就有了法律的效应。

但是,这不表示所有的法规都是符合法律的初衷的。假如一个法规超出了法律的明确的初衷 (ultra vires),在联邦法院的诉讼中,联邦法院可以声明这个法规无效。比如,假如环境保护局有关水体污染的法规中说:为了保护水体,任何人接近水体前必须要得到环保局的许可。这显然超出了法律的初衷。因为这显然限制了人们游泳的自由。人们是否能够接近水体,这个问题在原有的法律中根本就不存在。

有关H-1B的法律非常明确。其中一条是这个职业一般需要一个本科学位才能入门。法律根本就没有要求说必须要有特殊的才能的顶尖人才才能符合条件。法律说的仅仅是“入门”。这是一个非常低的要求。刚从大学毕业的计算机专业的人去做最低级的程序工程师,完全符合条件。根本就不需要数十年的工龄或者业界的名声。再说,特殊人才的工作签证本身就存在,那是O-1签证。

因此,假如政府真的发布一个新的法规说只有特殊的人才才能得到H-1B,那么这个法规在联邦法院的诉讼中是无法存活的。

Advertisements

移民局新政策:受虐待的某些非移民签证配偶可以申请工卡

基于针对妇女暴力法案(VAWA)的修改,移民局在2016年3月8日公布新的工卡政策。这个政策是允许某些非移民身份的配偶,假如能够证明受到他们的配偶虐待,可以申请有效期为两年的工卡。这个政策只适用于以下非移民身份的配偶:A (外交官员),E-3(澳大利亚公民的工作签证身份),G (外国政府或国际组织工作人员),H (工作签证身份)。

申请人必须持有(或在小于两年前)持有这些签证的配偶身份(比如H-4);证明受到主身份持有人的虐待。公开的有效期是两年,可以延期。

政策的原文在这里

STEM OPT 延期的正式法规公布

国土安全局于今天公布 STEM OPT 延期的正式法规。此法规于2016年5月10日正式生效。主要内容是将原有的 STEM OPT 延期政策正式写入法规,并且延期从原来的17个月增加到24个月。同时从2008年开始执行的 F-1 Cap Gap 政策也正式写入法规。正式法规的链接在这里

国土安全局法规建议版本将允许STEM OPT延期长达24个月

本周一国土安全局公布的有关学生身份的法规建议版本(proposed regulation)将允许STEM OPT延期长达24个月。原来的STEM OPT 延期只有17个月。同时此法规也将正式将 F-1 Cap Gap 写入法规之中。

这个事件的简单背景:早在2008年开始,国土安全局就允许STEM OPT 在12个月的基础上有17个月的延期。同时,它也允许那些在OPT有效时递交了H-1B申请的人有OPT cap gap的延期。但是这些政策没有经过正式的法规制定流程,即先公布法规的建议版本,让任何人在某个截止日期前递交他们对这个建议版本的评论,之后参考评论之后再公布正式的法规。最近一批美国本土的软件技术人员对STEM OPT延期的政策提起诉讼。他们认为这个政策不合法,并且不公平的让美国本土的软件技术人员失去就业机会。联邦法院判他们胜诉。但是法院的理由是仅仅基于国土安全局没有经过正式的法规制定流程,并且联邦法院给国土安全局到明年年初时正式制定法规的最后期限。因此,这意味着只要国土安全局遵守正式的法规制定的流程,这个法规就是合法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土安全局现在在走这个正式的流程。

事实上而言,这个诉讼却反而使这个从2008年开始的政策成为正式的法规。不但没有消灭STEM OPT的延期,国土安全局反而多给了7个月。这对于留学生而言,特别是学理工类的,是一个福音。特别是今几年H-1B的紧缺,能够延长OPT就使没有能够抽中H-1B的学生有再次尝试的机会。

当然,要记住的是目前这个法规只是建议版本。还没有成为正式的法规。公众的评论截止日期是今年11月18日。之后只有当正式法规公布才能正式执行。

2016财政年度H-1B申请数高达23万3千

移民局今天公布已经完成2016财政年度的H-1B申请的抽签。移民局并且公布从4月1日到4月7日总共收到的申请数量达到23万3千。去年同期的申请量是17万左右。美国硕士以上学位申请数也超出了其额外的2万限额。这意味着一个硕士以下学位的申请人能够在抽签中被选中的几率只有30%左右。

一些H-1B的配偶(H-4)可于今年5月份开始申请工卡

移民局宣布从今年5月26日起,一部分H-4身份的人(即H-1B的配偶)可以向移民局申请工卡。符合条件的人包括两类人:1,持H-1B的配偶有已经批准的工作移民申请(I-140);或者 2,持H-1B的配偶符合AC21条款的条件,即劳工证(labor cert)或 I-140申请已经递交达到365天。

再谈H-1B

我不止一次接到留学生的电话说自己的F-1 OPT今年过期,希望申请H-1B工作签证,但是不知道雇主是否愿意办理,该怎么办。而且往往是在每年的4月1日即将来临时接到这样的问题。

我很同情他们的处境。但是要知道,H-1B是一个雇主提出的申请。假如雇主不愿意申请,那就是一条死胡同。假如这个学生没有其他除了H-1B之外其他留在美国的可能性的话,那么工作签证这条路在没有雇主支持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尽管多数的工作签证只能在每年的4月1日开始递交,但是工作签证的准备工作一定要尽早。什么叫尽早?假如想在2015年申请,那么在2014年夏季毕业前后找到合适的雇主时就应该开始探讨这个问题。不是所有的雇主都熟悉工作签证。也不是所有的雇主都愿意或有实力申请。很多雇主对工作签证有夸张的恐惧,以为会给雇主带来很多麻烦。作为希望拿到工作签证的人,你应该及早主动和雇主沟通。越早知道雇主的意向,就越有利。一些可以消除的顾虑等,不能等到最后一刻。这对你和雇主双方都不利。越早知道雇主的意向,也就越早知道自己是否需要寻找其他雇主。

去年,仅在4月1日开始的一周内就有172,500份H-1B申请递交给移民局。每个财政年,移民局只能批准65,000个工作签证(另外加上20,000份美国硕士以上学位的申请人)。移民局最终只能抽签。从这两个数字可以清楚的看出,不谈最终是否能够被批准,仅仅是能否被受理就只有50%左右的可能性。

今年在美国经济形势不错的背景下,申请人数肯定会超过去年。抽签是几乎肯定会发生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准备、沟通等都必须越早越好。假如到现在还面临着不知道雇主的意向到底如何,时间已经基本没有了。

“诺亚是在什么时候建造方舟的?在开始下雨之前。“ 目前离4月1日只剩一个月,雨已经在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