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B-5

就Path America的投资项目,法定接管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变卖建议,危及EB-5申请人

遭到美国证监会起诉的Path America EB-5项目的资产于去年被法院冻结并且交给法定接管人管理。最近,法定接管人向法院提出其挽回资产的建议称应该将Path America的所有项目和资产拍卖。目前法院尚未作出判定。如果该建议被通过,通过这个EB-5项目的申请人的临时绿卡申请或者转正式绿卡申请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问题。这里是此新闻的链接:http://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real-estate/receiver-wants-to-sell-dargeys-potala-tower-other-projects/

Advertisements

证监会制裁数名EB-5律师

证监会于2015年12月7日宣布制裁数名EB-5律师。制裁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律师无照提供投资建议并且向区域中心收取客户介绍费。这是一个明显的利益冲突,即违反证监会的法规也违反律师执业准则。收取介绍费这个行为在中国的所谓的“中介”中很有可能是相当普遍的。证监会可以制裁美国的律师,但是对位于中国的中介,要调查和制裁不是非常简单。

尽管EB-5法律原封不动的延长到了2016年9月,证监会就EB-5方面的执法力度只会增加。这也揭露了EB-5领域的一些内在的问题以及投资本身不可避免的风险。投资人应该重视保护自己的利益并且尽可能了解所谓的“中介”的性质以及整个流程的操作过程。

投资移民 I-829 被拒后的程序

申请投资移民的人都知道临时绿卡后的I-829申请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尽管最近几年的数据显示I-526和I-829都有非常高的通过率,由于投资风险的不可预测性,以及移民局就EB-5项目的法规的更新和更改的可能性,I-829的高通过率不可能会永远保持非常高。很多做只做EB-5的律师不会向客户解释I-829被拒后的程序,他们很多也通常不接手有异常情况的EB-5案子。本文介绍一下I-829被拒后的一些程序。本文的假设前提是客户除了投资移民没有其他移民的可能性。

很多客户甚至律师认为假如I-829被拒,申请人要么要求移民局重新考虑(motion to reconsider / reopen),要么投资到新的项目中来重走I-526到I-829这个程序。他们也会提到遣送程序,但是并不细说I-829被拒后的遣送程序究竟是怎么一会事。根据被拒的理由,有些案子可能会在移民局重新考虑后批准(很少);有些案子可能确实毫无希望(比如投资的项目根本就没有运作,存在欺诈等)。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承担新的投资金额来重走一边。当I-829被拒,第一件事当然是衡量被拒的理由是否充分。假如申请人想放弃此案重头再来,时间上的考虑非常有讲究。这是因为移民局拒了I-829后会将案子送入遣送程序。所有临时绿卡的持有人,他们的永久居民身份不是在绿卡过期时结束,也不是在I-829被拒时结束,而是在移民法官在遣送程序中判他们案子败诉那天才结束。这意味着案子在遣送程序中时,客户仍是永久居民,享受所有永久居民的权利。假如客户希望重头再来,而案子已经进入了遣送程序,客户需要和移民局的律师达成一个协定以便法庭允许客户以自动离境的方式终结遣送程序。法官也有权在没有任何协议的情况下允许自动离境,但是通常在客户出庭时才会批准。这样,临时绿卡下的永久居民身份就随着法庭批准的自动离境而结束。客户可以重新申请I-526,然后申请移民签证。在案子进入了遣送程序后在法庭不知请的情况下自动离开美国并不会有相同的效果。反而会使案子变的复杂,因为遣送程序并不会因为你悄悄离开美国而结束。身在美国境外也不会自动导致遣送程序的结束,反而会造成因没有出庭而被判遣送出境的危险。有了这个遣送令,至少10年内很难来美国,哪怕新的I-526被批准。

假如案子进入了遣送程序,客户有权要求法官重新审理I-829。在移民法庭中的I-829重审,举证责任有变化。这时,客户不再有举证责任证明I-829应该被批准,而是移民局的律师有举证责任证明I-829应该被拒。这个看似轻微的举证责任的变化其实非常重要。移民法庭极少处理投资移民的案子。这类案子法官见的少,移民局的律师也见得少。由于投资的复杂性,要一个没有这方面经验的移民局律师来说服法官为什么某一个I-829必须被拒就显得不是那么简单。(除非被拒是因为申请人的刑事问题或投资项目的非常明显的问题。)我曾经在和一个移民局在移民法庭的资深律师交谈时提到I-829。他反复的问我 “I-829是什么?“ 直到我以婚姻移民的临时绿卡打比方后他才理解。可见进入遣送程序的投资移民的案子之少,移民局律师在这方面的经验之不足。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曾经手过这类进入了遣送程序的投资移民案子。移民局律师反复向法庭称述说我们的客户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的案子应该被批准。我们向法庭指出举证责任不在我们的客户,而是移民局。法官同意,并且认为移民局律师没有递交任何证据来支持他的举证责任。因此我们的客户被判胜诉。这说明I-829被拒后进入遣送程序并非一定是没有出路。

另外,I-829被拒后但是进入遣送程序前要求移民局重新考虑的要求是有非常大的局限性的。移民局很少推翻自己的决定,而且哪怕你指出移民局的某些法规超出了国会的法律的范畴,移民局也断然不会考虑这类理由。但是遣送程序如果败诉,你可以上诉到联邦法院。联邦法院有权考虑移民局的法规是否非法的超出了国会制定的法律。就投资移民而言,目前我能看到的是国会的法律并不要求移民局在I-829这一步审核10个就业职位是否存在。法律只要求在这一步审核投资项目是否存在。而移民局现在在I-829这一步加入了要求审核10个就业职位的要求。这似乎是明显超出了法律的范畴。

EB-5中国出生的申请人5月份开始排期

2015年5月的visa bulletin公布EB-5中国出生的申请人开始排期。目前的优先日(priority date)是2013年5月1日。此优先日后递交的申请不能进入移民签证或调整身份程序。

优先日的前进或后退没有一定。5月的visa bulletin指出不排除后退(retrogress)的可能性。

几个考虑点:1,投资项目是否经得起延长的时间的考验;2,假如想在境内调整身份,是否能够保持合法身份一直到排期排到递交转身份的申请的那一天。

另外一个往往会被忽视的一点:我说“中国出生”是有很大的重要性的。排期不是按照国籍,而是按照申请人的出生国。比如,一个出生在日本的中国公民,他的排期不属于中国这个行列,而是属于日本。另外,就排期而言,香港、澳门和台湾也不属于中国的行列。因此,申请人假如配偶或孩子不是出生于中国大陆,可以考虑将他们作为主申请人。或者主申请人可以选择使用其配偶的出生国来决定是否需要排期。假如主申请人出生于中国,配偶出身于香港,那么整个申请可以选择香港作为决定是否需要排期的出生地。这样就避免了受到中国出生地排期的限制。

两则消息:(1)EB-5中国预计最晚在6月份出现排期 (2)美国证监会将对20多位美国投资移民律师进行制裁

最新的 Visa Bulletin 公布由于来自中国的EB-5投资移民申请数量将达到法定上限,预计最晚在6月份会公布排期的信息。在公布的优先日(priority date)后递交的案子不能进入移民签证或者调整身份的程序。

Bloomberg News 报道美国证监会近期会对20多位美国投资移民律师进行制裁。制裁的原因是这些律师为区域中心寻找投资人并且收取回扣。这种行为首先违反证监会的法规。法规要求给投资人提供投资咨询的人必须要有经纪人执照。这些律师的行为是无照提供投资咨询。另外,这种行为同时也牵涉到利益冲突。作为投资咨询,其目标应该是引导投资人选择一个投资人期望的投资目标;假如有回扣的存在,那么将投资人推荐到发回扣的区域中心明显产生了利益冲突。这个行为既违反证监会的法规又违反律师职业道德准则。此类利益冲突在中国的投资移民的中介中是非常普遍的。很多中介都和区域中心挂钩将客户引向给回扣的区域中心。很多中介又进一步和美国的移民律师挂钩。让客户误以为只有通过中介才能找到区域中心和移民律师。很多中国的投资人没有意识到:走投资移民这条路并不需要中介。客户完全可以自己寻找区域中心和移民律师。

作为律师,假如既为某个区域中心服务又为投资于那个区域中心的投资人服务,这是明显的利益冲突,违反律师准则。

2014财政年度EB-5中国名额已经用尽

美国国务院于8月23日发出通告:由于投资移民EB-5在2014财政年度中国申请人已经达到法定的上限,即日起到本财政年底将不会再有更多的留给中国申请人的名额。如果领事馆已经发出面试通知,这些申请人不会受到影响。同样,在境内调整身份的话,如果其申请已经被移民局接受,那也不受影响。受影响的一般是尚未有领事馆通知面试,或者尚未递交EB-5申请和调整身份的申请的案子。

2015财政年从2014年10月1日开始。因此,名额以外的案子会在新的财政年开始的那一天开始正常的处理。

这可能是EB-5历史上首次出现名额用尽的情况。随着来自中国的申请人数的逐年增加,今后再次出现名额用尽以及出现象EB-2, EB-3那样的排期的情况不会太令人吃惊。而且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名额用尽的时间也很有可能会在每个财政年中更早发生,而不是象今年这样到财政年只剩下1个月左右才发生。

对于在境外的申请人而言,这可能只是意味着更长的等待。而对于境内的想申请调整身份的申请人而言,除了等待,他们还会面临着必须在排期排到时仍然保持合法身份的问题。投资移民的复杂性就超出了原来的投资问题,而更深的牵涉到移民法和法规的一些复杂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