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调整身份

移民局筹划提高各个项目申请费用

移民局最近提出建议法规版本,要求提高各个项目的申请费用。目前移民局正在收集对此提议的反馈。从建议的版本中可以看到多数申请有比较高额的费用增长。比如,亲属移民申请(I-130)从420美元提高到535美元;工作移民申请(I-140)从580美元提高到700美元;调整身份(绿卡)申请(I-485)从985美元提高到1140美元;回美证、难民旅行证等文件申请从360美元提高到575美元;公民申请(N-400)从595美元提高到640美元。最为惊人的是投资移民第一步的申请(I-526)从1500美元提高到3675美元,翻了一倍以上。

建议版本的原文在这里

一则好消息:Visa Bulletin 的新变化

2015年10月开始,Visa Bulletin会公布两个不同性质排期。第一个是和以前一样的排期。这个排期规定本月所能批准的不同类型的案子最晚的 priority date (优先日)是什么。第二个排期是新推出的(所谓的申请递交日)。这个排期是规定各类案子最早在什么时候可以递交调整身份或移民签证申请。所谓的好消息在于,最早能递交案子的日期在比优先日晚很多。

比如,10月中国EB-5投资移民的优先日是2013年10月8日。按照以往的规则,这表示只有在这个日子之前递交投资移民案子的人才能在10月递交调整身份或移民签证申请。新的“申请递交日”对10月中国EB-5投资移民而言是2015年5月1日。这意味着哪怕你的投资移民是在2013年10月8日之后递交的,只要你的优先日是2015年5月1日之前,你就可以递交调整身份或移民签证申请。

事实上,受益的是调整身份的申请人。因为这些人需要在递交调整身份的时候仍然保持合法身份。允许调整身份的提前递交,会对那些保持合法身份有困难的人带来很多福利。同样对于其他档次的,比如亲属移民或工作移民,这个规则同样适用。越早能递交调整身份的申请,也就越早能申请工卡和旅行证。这是另外一个巨大的福利。

共产党党员问题

在申请移民签证或者调整身份以及公民归化时,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到底是否应该透露自己的共产党党员身份,这个问题经常会反复出现在一些网上的讨论区。我在这里具体谈一下这个问题。

移民法第212(a)(3)(D)(i)规定:“任何移民,假如现在是或者曾经是属于共产党或者其他专制政党或者其相关组织的成员,都不得入境。”

但是这不是全部。法律接着列出很多例外,比如非自愿加入,成员经历完全在16岁以下,加入是为了得到工作、食物分配等等。另外的例外是假如已经至少2年以上不再是成员,或者5年以上不再是成员(就中国共产党以及其他相关组织而言,规则是5年。因为这是执政党),而且对国家安全不构成威胁。法律还列出更多的例外:假如现在仍是成员,如果有美国亲属以及不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可以豁免。

首先要注意的是,此法律不局限于共产党,而是同时包括任何与其相关的组织。比如共青团或者少先队都是相关组织。因此,很多人错误的以为自己不是党员因此不需要透露任何信息。事实上在移民签证表格和调整身份的表格上都有一个问题是:“你是否现在是或者曾经是属于共产党或者其他专制政党或者其相关组织的成员?” 就多数来自中国的移民而言,目前很难找到几个从来都不曾是少先队或者共青团的成员的人。因此即使不是党员,在这个问题上回答“否”是错误的。请注意所有递交给移民局或者领事馆的表格其性质都是在伪证罪法律下宣誓的文件,不是简单的猜谜游戏。明确理解问题的意思而故意提供不正确的答案是潜在的刑事问题。

调整身份的表格上还会有一个分开的问题要申请人列出16岁以来任何组织成员历史。多数人的少先队组织是16岁以下,因此不需要在这个问题里列出。但是一些人的共青团成员是在16岁以后,因此必须列出。党员,多数是至少16岁后的事情,当然要列出。

就少先队和共青团而言,多数人的成员性质都是没有什么实质意义。而且多数的成员都是和就学直接相关。这完全符合移民法下的例外。因此,我的经验是我让所有的客户都如实的透露并且解释成员的性质。没有任何一个案子因此而被拒过。

同样,多数的共产党党员也没有多少实质性,多数人没有实质性的职位。另外更普遍的情况是多数人到了申请调整身份时已经多年没有和这个党有联系或者交党费。移民局基本认可共产党有关党费的党章,即未交党费就是自动开除。因此很多即使曾经是党员的人,如实的透露并解释成员性质和未交党费等问题,移民局同样不会为难。

去年我有一个客户申请公民归化。他是党员,但是多年没有活动或交党费。他的以前的律师在递交绿卡申请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很多律师会快速的对绿卡申请的所有问题都填“否”而不和客户具体核实所有的答案。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在绿卡申请表格上没有透露任何组织成员信息。到了他自己申请公民时,他仔细的阅读表格,如实的在党员问题上回答了“是”,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解释。在公民面试前他雇佣我帮他处理这个问题。我为他准备了文书解释在这个问题上他为什么以前没有透露这个问题,同时解释他已经不是党员、加入是为了学业、也没有实质活动。面试当天,面试官的第一句话是“我真高兴看见你带来了一个律师。我需要你解释你的党员问题。”面试官看过我的文书后简单的和我的客户核实。申请当场批准,客户在当天下午就宣誓成为了公民。

有人会认为:移民局如何知道你是否曾经是或者现在还是党员,如果填“否”移民局又怎么查得到?对这个问题,有几个回答的角度:

1,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不被查到的事不表示是合理的和该做的事。比如你在超市盗窃不一定会被发现,但是这显然不表示你应该在超市盗窃。

2,任何合格的律师都会告诉你不能这样做。故意提供不真实不正确的信息会触犯移民法下的“故意提供本质失实信息”。触犯此条例有被终身禁止入境或吊销现有的身份(包括美国公民身份)的可能性。所谓什么是本质失实信息,联邦最高法院在 Kungys v. US 一案中已经详细分析。基本而言,假如一个谎言切断了进一步的提问,即使真实情况假如透露也不会构成负面影响,这仍属于本质失实。就党员和其相关组织问题而言,回答“是”必然会引到进一步的提问,比如为何加入、是否还是成员、成员性质如何等。按照最高法院的分析,即使事实上此人的党员问题事实上不会导致绿卡被拒,假如不真实的回答“否”,那就切断了进一步的提问。因此这种掩盖事实会构成故意提供本质失实信息。相比较而言,其他信息,比如父母的出身年月,和申请人是否符合绿卡无关,也不导致进一步的提问。因此即使申请人提供不真实的父母出生日期,也不会构成故意提供本质失实信息。

3,不谈是否合法,很多人的“移民局查不到”的想法是在拿自己和他人的未来在赌博。移民局现在查不到不表示20年后移民局查不到。今天不是移民局的执法重点不表示移民局的执法重点永远不会改变。现在是执政党不表示永远会是执政党。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中国和美国的政治格局。举个例子,移民法规定任何外国人都必须在地址变更10天内通知移民局。不及时通知可以构成遣送出境的理由。当然,事实上很少有人知道并严格遵守这个条文。移民局也几乎从不使用这个条文来遣送外国人。但是在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后,移民局对部分在美国的无辜的中东地区的学生进行遣送程序。使用的就是这条几乎没有人知晓的条文。

总之,多数人对这个问题的恐惧是毫无根据的, 因为多数人的成员和党员问题事实上都不会影响绿卡和公民申请。没有哪个合格的律师会建议你基于你的不合理的恐惧来做不合法的事情。事实上应该值得担心的是明确理解这个问题而故意提供错误的回答。这个有构成伪证罪的可能性,同时也构成移民法下的“故意提供本质失实信息”。至于说在一些论坛上建议他人隐瞒本该透露的信息并且声称自己就没有提供这个信息照样没有问题的人,那些声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其实他们毫无意义的为自己和他人埋下可能是一生的隐患。

2014财政年度EB-5中国名额已经用尽

美国国务院于8月23日发出通告:由于投资移民EB-5在2014财政年度中国申请人已经达到法定的上限,即日起到本财政年底将不会再有更多的留给中国申请人的名额。如果领事馆已经发出面试通知,这些申请人不会受到影响。同样,在境内调整身份的话,如果其申请已经被移民局接受,那也不受影响。受影响的一般是尚未有领事馆通知面试,或者尚未递交EB-5申请和调整身份的申请的案子。

2015财政年从2014年10月1日开始。因此,名额以外的案子会在新的财政年开始的那一天开始正常的处理。

这可能是EB-5历史上首次出现名额用尽的情况。随着来自中国的申请人数的逐年增加,今后再次出现名额用尽以及出现象EB-2, EB-3那样的排期的情况不会太令人吃惊。而且随着申请人数的增加,名额用尽的时间也很有可能会在每个财政年中更早发生,而不是象今年这样到财政年只剩下1个月左右才发生。

对于在境外的申请人而言,这可能只是意味着更长的等待。而对于境内的想申请调整身份的申请人而言,除了等待,他们还会面临着必须在排期排到时仍然保持合法身份的问题。投资移民的复杂性就超出了原来的投资问题,而更深的牵涉到移民法和法规的一些复杂的规定。

未婚夫/妻签证入境后申请绿卡的特例

一般而言,持未婚夫/妻签证(K-1)入境后转换身份(即通常所说的申请绿卡)的基本要求是在入境后90天内与其美国公民申请人结婚。这个看似简单的流程却包含许多特例。2011年3月,移民上诉委员会在 Matter of Sesay, 25 I&N Dec. 431 (BIA 2011) 案中详细的讨论了K-1身份申请绿卡的基本条件以及特例。以下我以问答的形式一一解释。

 

问:我持K-1签证入境,但我没有和原美国公民申请人结婚,我现在和另一个美国公民结了婚,我可以通过我现在的美国公民配偶申请绿卡吗?

答:不能。K-1身份申请绿卡的基本要求是与原申请人在入境后90天内结婚。K-1持有人不能通过与其他人的婚姻而申请绿卡。

问:我持K-1签证入境,我与原申请人在90天内结婚,但没有申请绿卡,并且目前已经与原申请人离婚,我还能申请绿卡吗?

答:可以。K-1申请人只要能证明他/她入境后90天内与原美国公民申请人结婚,并且证明婚姻是有效、真实而非仅以移民为目的,他/她即有资格申请绿卡。即使在申请时婚姻已经结束,这不构成绿卡被拒绝的理由。当然,需要注意的是在申请绿卡时移民局仍然要求原美国公民配偶的资金支持(I-864表)。就一个已经结束的婚姻而言,假如原配偶不愿意完成这份表格,这有可能会在申请过程中增加复杂性。

问:我持K-2(未婚夫/妻的子女)签证入境,我可以通过和我自己的美国公民配偶的婚姻申请绿卡吗?

答:类似于K-1,K-2持有人只能通过K-1持有人与原美国公民申请人的这个婚姻而申请绿卡。即使K-2持有人自己和美国公民结婚,这不能成为其申请绿卡的基础。

问:我持K-2(未婚夫/妻的子女)签证入境,我的K-1父/母与原美国公民申请人在90天内结婚,但我尚未递交绿卡的申请,现在我已经至少21岁了,我还能申请绿卡吗?

答:可以。类似以上K-1持有人的基本要求,K-2持有人的身份的有效性是基于K-1持有人的婚姻。假如K-1持有人满足当时K-1签证中的条件:即入境后90天内与美国公民申请人结婚,并且这是一个有效、真实的婚姻,那么在婚姻成立的那一天起K-2持有人也就满足他自身的条件。即使日后K-2持有人已经达到21岁而根据移民法不再被认为是“孩子”,他的目前的年龄并不影响他以K-2身份申请绿卡。当然,类似于K-1申请的要求,K-2申请绿卡时的原公民配偶资金支持仍然在移民局眼里是需要的内容之一。

总之,K-1或K-2身份持有人在递交绿卡申请前必须确切了解其本身是否符合条件。假如原婚姻没有及时发生或已经结束,而申请人却错误的认为他能通过与其他美国公民结婚而获得绿卡,申请人的绿卡申请不光会被移民局拒绝,而且有可能会被因非法滞留而送入遣送程序。相反,假如一个K-1或K-2持有人目前已经出于种种原因进入了遣送程序,他应该及时向移民律师咨询以便探讨是否存在一个符合当时K-1申请条件的婚姻。假如此婚姻存在或曾经存在过,他有可能以此向移民法官递交绿卡申请以终止遣送程序。

注:本文不应作为对具体案件的法律意见。

永久居民配偶境内调整身份的误区和陷阱

去年夏天亲属类移民中F2A(永久居民的配偶和21岁以下未婚的孩子)曾一度出现排期进入无排期状态(current)。对移民法稍有一些了解的人会认为这意味着假如基于此类型的亲属申请(I-130)已经通过,在美国境内的人可以立刻申请调整身份而获得绿卡,在境外的人可以立刻申请移民签证继而入境获得绿卡。我甚至在电台上听到一个移民律师说所有目前在美国境内有永久居民配偶的人应该抓紧时间立刻申请。有些人甚至宣称既然是无排期状态,永久居民配偶的移民申请就和美国公民配偶的移民申请一样了。

这听上去确实不错。可惜这不是完整的答案。在移民法中,不完整的答案有时有极具危险性。

首先,尽管永久居民配偶和美国公民配偶在境内调整身份时的一些基本条件是相同的:比如婚姻的合法真实性(需要获得I-130的批准),以及申请人持有效签证合法入境;但是美国公民配偶、美国公民父母、美国公民21岁以下未婚子女,这些人在移民法下被称为直系亲属 (immediate relative)。这个直系亲属的概念比一般的要狭窄。这些直系亲属在境内调整身份和其他类型的非移民法下的直系亲属亲属移民(比如永久居民配偶、孩子、或者美国公民的兄弟姐妹或超龄和已婚的孩子等)有一些本质的要求的区别。直系亲属移民除了满足其他的条件,这些人是不需要证明在递交申请时仍有合法身份,他们也不需要证明从来没有非法工作。这些在审理调整身份的申请时是不需要考虑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持有效签证合法入境的人,哪怕在美国非法滞留数十年、非法工作数十年,他们仍能够顺利的通过他们的美国公民配偶或他们的21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孩子在境内调整身份而获得绿卡。

然而,永久居民的配偶或孩子以及其他的非直系亲属,这些人不享受这种待遇。这些人如果想在境内调整身份,除了满足其他的条件,同时必须证明在递交转身份的申请的那一天(即移民局收到申请并且认可申请可以被受理的那一天,而不是将申请投入邮箱的那一天)仍然保持着合法的身份,不管是访问身份还是学生身份还是其他非移民身份。他们必须在递交的那一天身份还是合法的。差一天都不行。同时,他们哪怕非法工作了仅一天,他们也就不符合境内调整身份的条件。

这也就是为什么尽管排期出现了无排期,这不表示永久居民的配偶或孩子的绿卡申请就和公民的直系亲属的申请一模一样了。在不仔细调查自己是否真的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向移民局递交申请,除了被拒外还有将自己送入遣送程序的危险。

如有能力阅读我提到的这个法律条文,参考 INA 245(c)。事实上,当时F2A排期出现无排期时,美国移民律师协会 (AILA) 也曾发出通知提醒律师不要忘了这个法律条文的重要限制。

另外,这个法律条文的要求是无法豁免的。我曾看见另一个移民律师声称I-601豁免申请可以豁免这个条文。这是错误的。所有的豁免条文在 INA 212中可以找到。没有哪一条说可以豁免 INA 245(c) 的要求。即使不读具体的法律条文而仅仅看 I-601 表列出的豁免项目。这个豁免项目根本不存在。

由于这些陷阱的存在,客户应该只有在让有经验的移民律师仔细分析后再决定行动。太多的客户认为自己的情况和他人差不多,认为他人的申请被批准,自己的也应该被批准。这是有风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