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I-601A豁免将于8月29日全面扩展

前几年推出的I-601A豁免的对象是那些身处美国假如离境会受到3或10年非法滞留禁令的申请移民的人。但是这个项目只适用于那些基于美国公民近亲属移民(美国公民的配偶、父母、孩子)并且需要证明美国公民父母或配偶会面临巨大困难。移民局近期公布在今年8月29日开始,这个豁免将全面扩展到所有亲属移民。在新的规则下,申请人可以是任何基础的亲属移民,并且需要证明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配偶或父母会面临巨大困难。

移民局筹划提高各个项目申请费用

移民局最近提出建议法规版本,要求提高各个项目的申请费用。目前移民局正在收集对此提议的反馈。从建议的版本中可以看到多数申请有比较高额的费用增长。比如,亲属移民申请(I-130)从420美元提高到535美元;工作移民申请(I-140)从580美元提高到700美元;调整身份(绿卡)申请(I-485)从985美元提高到1140美元;回美证、难民旅行证等文件申请从360美元提高到575美元;公民申请(N-400)从595美元提高到640美元。最为惊人的是投资移民第一步的申请(I-526)从1500美元提高到3675美元,翻了一倍以上。

建议版本的原文在这里

移民局新政策:受虐待的某些非移民签证配偶可以申请工卡

基于针对妇女暴力法案(VAWA)的修改,移民局在2016年3月8日公布新的工卡政策。这个政策是允许某些非移民身份的配偶,假如能够证明受到他们的配偶虐待,可以申请有效期为两年的工卡。这个政策只适用于以下非移民身份的配偶:A (外交官员),E-3(澳大利亚公民的工作签证身份),G (外国政府或国际组织工作人员),H (工作签证身份)。

申请人必须持有(或在小于两年前)持有这些签证的配偶身份(比如H-4);证明受到主身份持有人的虐待。公开的有效期是两年,可以延期。

政策的原文在这里

STEM OPT 延期的正式法规公布

国土安全局于今天公布 STEM OPT 延期的正式法规。此法规于2016年5月10日正式生效。主要内容是将原有的 STEM OPT 延期政策正式写入法规,并且延期从原来的17个月增加到24个月。同时从2008年开始执行的 F-1 Cap Gap 政策也正式写入法规。正式法规的链接在这里

就Path America的投资项目,法定接管人向联邦法院提出变卖建议,危及EB-5申请人

遭到美国证监会起诉的Path America EB-5项目的资产于去年被法院冻结并且交给法定接管人管理。最近,法定接管人向法院提出其挽回资产的建议称应该将Path America的所有项目和资产拍卖。目前法院尚未作出判定。如果该建议被通过,通过这个EB-5项目的申请人的临时绿卡申请或者转正式绿卡申请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问题。这里是此新闻的链接:http://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real-estate/receiver-wants-to-sell-dargeys-potala-tower-other-projects/

纽约市警署(NYPD)将就U visa的警方证明书的审理流程正式制定政策

纽约市警署最近宣布将就U visa的警方证明书的审理流程正式制定政策。目前新政策的建议版本显示它有一系列的申请和上诉流程。

U visa是移民法中的一个给在美国的犯罪行为受害人的保护身份。它的基本要求是受害人在美国境内的犯罪行为中受到严重伤害(包括身体上和精神上);和执法部门合作;并且执法部门签署执法部门的证明书(I-918 Supplement B)认可犯罪事实以及合作的事实。没有执法部门签署的证明书,即使受到再严重的伤害,申请人都不符合U visa的条件。U visa身份的人有四年有效身份。在第三年后可以申请绿卡。

全美各地的执法部门对待U visa有不同的态度和审理流程。有些部门有专设的人员处理这类申请,有的部门(特别是在比较保守的地区)明确表态不会为任何人签署这类证明。纽约时报曾报道纽约市警署对待这类申请的拖沓。因此目前即将生效的正式流程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任何移民,特别是尚未获得绿卡身份的人,假如在美国的犯罪行为中受到伤害,应该尽早和移民律师联系探讨是否有U visa的可行性。

证监会制裁数名EB-5律师

证监会于2015年12月7日宣布制裁数名EB-5律师。制裁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律师无照提供投资建议并且向区域中心收取客户介绍费。这是一个明显的利益冲突,即违反证监会的法规也违反律师执业准则。收取介绍费这个行为在中国的所谓的“中介”中很有可能是相当普遍的。证监会可以制裁美国的律师,但是对位于中国的中介,要调查和制裁不是非常简单。

尽管EB-5法律原封不动的延长到了2016年9月,证监会就EB-5方面的执法力度只会增加。这也揭露了EB-5领域的一些内在的问题以及投资本身不可避免的风险。投资人应该重视保护自己的利益并且尽可能了解所谓的“中介”的性质以及整个流程的操作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