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有关移民局计划收紧工作签证的一些传言

最近有一些传言,主要是说移民局计划修改法规,对工作移民(我这里仅仅是指H-1B)进行进一步限制。其中的一点是说要把这个身份限制在 the best and the brightest (最优秀的人)。美国政府想做的事,即使把法规写出来了,不表示最终在法律上能站得住脚。

这里首先要解释的是法律和法规的区别。

法律 (statute),是国会通过、并且总统签字的。除非被国会废除或者被联邦法院认定违宪,法律总是有效的。在行政的范畴中,国会往往只会通过一个宽泛的法律,但是会有很多具体的空缺需要政府来具体的解释。比如国会会通过环境法禁止将污染物排入饮水来源的水体。但是国会并不一定有足够的精力和专业知识来解释什么算是污染物、什么算是饮水来源的水体、以及如果这个违规发生了,如何处罚、受罚人收到处罚和上诉的流程是什么。这些一系列的细节,都是由联邦政府的机构,比如环境保护局,通过制定具体的法规(regulation)来实现的。法规的制定,需要通过具体的流程,比如公布法规稿,允许公众提供反馈等才能完成。完成后的法规就有了法律的效应。

但是,这不表示所有的法规都是符合法律的初衷的。假如一个法规超出了法律的明确的初衷 (ultra vires),在联邦法院的诉讼中,联邦法院可以声明这个法规无效。比如,假如环境保护局有关水体污染的法规中说:为了保护水体,任何人接近水体前必须要得到环保局的许可。这显然超出了法律的初衷。因为这显然限制了人们游泳的自由。人们是否能够接近水体,这个问题在原有的法律中根本就不存在。

有关H-1B的法律非常明确。其中一条是这个职业一般需要一个本科学位才能入门。法律根本就没有要求说必须要有特殊的才能的顶尖人才才能符合条件。法律说的仅仅是“入门”。这是一个非常低的要求。刚从大学毕业的计算机专业的人去做最低级的程序工程师,完全符合条件。根本就不需要数十年的工龄或者业界的名声。再说,特殊人才的工作签证本身就存在,那是O-1签证。

因此,假如政府真的发布一个新的法规说只有特殊的人才才能得到H-1B,那么这个法规在联邦法院的诉讼中是无法存活的。

Advertisements

移民局计划针对近1万中国庇护申请人及家属进行调查

最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一篇专题报道透露移民局计划针对近1万中国庇护申请人及家属进行调查。报道在这里。这些案子的出发点是几年前在纽约的移民律师事务所做假庇护案子的指控。一些涉案的律师和助理已经认罪或者被定罪。在我几年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已经提到,由涉案律师事务所所经手的案子,移民局都会认为这些案子都有作假的嫌疑。我的这篇文章在这里

就像我在我几年前的文章中所提到的,移民局对涉案律师事务所的案子的调查几乎是必然的。然而,移民局对这些案子的调查的速度是比较缓慢的。这不表示涉案的客户没有成为移民局的目标。现在,很显然移民局已经开始到了对这些案子下手的步骤。由于就像我以前提到过的,根据不同的人的不同身份,举证方和举证责任不同。因此,假如你的案子曾经是涉案律师事务所所经手的,非常重要的是现在应该开始联系律师。律师可以从政府调出你的案件材料,分析你面临的问题,并且探讨合理的辩护策略。

国土安全局计划扩张 “成为公众负担” 的拒绝入境或移民的理由

昨天(9月22日),国土安全局网站公布其修改现有法规的一个意向,并且公布了法规的稿子。链接在这里

此法规的主要目的是指示移民局在审理移民申请(包括绿卡申请,非移民身份申请)时,严格审查申请人是否已经或者可能会成为公众和社会的负担。有一点需要澄清的是,尽管这个法规是新的,但是这个法规基础上的法律其实是存在了很多年。具体的法律条文是 INA 212(a)(4)。此条文说在审查一个外国人是否会成为公众的负担时,移民官至少必须考虑以下因素:年龄、体格、家庭构成、财产资源和经济程度、教育和技术水平,并且可以考虑的是是否有资金担保。

到目前为止的很多年间,移民局和领事馆在审理案子时除了在必须要有资金担保的案子中(比如亲属移民)考虑资金担保表格,并不全面的过问其他的因素。现在的即将出台的新的法规,事实上是意在更加严格的遵照法律条文的要求,同时以此为理由限制移民甚至是在移民群体中造成恐惧因素。但是,需要记住的是,这个对移民不利的武器,实际上是写在法律中很多年。只不过历届政府并没有重视使用这个武器而已。

新的法规除了要求官员严格审理除了资金担保表格以外的其他因素,还有一些其他的规定,比如可能会要求一些申请人支付至少1万美金的担保金,假如官员怀疑申请人可能会成为公众负担。同时,对什么是公众负担的定义进行了扩展。比如,很多种的政府援助,哪怕不是现金援助,都被划入了公众负担的证据。

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这只是国土安全局的法规。因此这个法规不适用于领事馆的签证。因为领事馆签证是国务院下属,而非国土安全局。因此,领事馆签证时对成为公众负担这个因素的考察如何仍有待观察。

2,一些身份不受这个法规的影响,比如难民、庇护身份、在《反对对妇女暴力法案》下获得身份的人等。

3,这一点非常重要:成为公众负担只是非移民不能入境或者不能移民(获得绿卡)的理由,但是这不构成被遣送出境的理由。因此,绿卡持有人并不会受影响。同时,这个也不构成公民申请被拒绝的理由。对于目前处于非移民身份的人来说,在打算使用政府援助时可能需要咨询律师以便能知道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移民局计划修改针对学生身份的“非法滞留”定义

移民局近期公布其针对特别是学生身份(包括交换生)的“非法滞留”的定义的修改。移民局公布的通知在这里:https://www.uscis.gov/news/news-releases/uscis-changing-policy-accrued-unlawful-presence-nonimmigrant-students-and-exchange-visitors

移民局传统上的政策是对于F-1, J-1之类的身份,入境后能合法的在美国境内呆多久这个问题海关不精确计算,而是给予 D/S (Duration of Status)。这是因为这些身份是基于其相关的学业,比如本科或者硕士,而这些学业的长度到底是多少无法精确预测的。再加上一个学生有可能从本科读到硕士再到博士。没有可能预测一个具体的学业完成的日期。因此,海关在入境时给的D/S 的意思就是说身份一直有效到和学业相关的项目完成为止。由于海关不给具体的过期日期,这也意味着持有这个身份入境的人没有明确的被告知哪一天开始会开始积累非法滞留时间,因此在非法滞留时间的计算的开始日期必须是此人被美国政府正式通告的那一天开始,而不是此人违反身份的那一天开始。这是一个基本的法律概念,即在法律下对你不利的事件的发生,比如开始非法滞留时间,必须是在你得到明确警告后才能实施。否则违反基本的法律常理。这就是为什么其他身份,比如访问签证,非法滞留时间开始于入境章上说明的过期日期,因为你已经明确的被告知哪一天是过期日期。

非法滞留时间在移民法下有很严重的后果。假如积累了180天的非法滞留时间然后离开美国,此人3年内不得入境。假如积累了1年的非法滞留时间然后离开美国,此人10年内不得入境。就学生身份等没有明确的过期日期的身份而言,哪怕此人已经没有在保持合法身份,非法滞留时间仍然是0。此人的非法滞留时间只有在被移民局通知(比如在某一个申请被拒后)的那一天,或者被移民法官判遣送出境的那一天才会开始积累。这个政策在某些案子中有很重大的意义。比如一个学生在2010年完成学业,然后在没有其他身份的情况下在美国住到2015年才离开,期间没有接触美国政府,那么,他的非法滞留时间是0天。假如他和美国公民结婚,他的移民签证不会因为有非法滞留时间而被拒。

然而,移民局最近提出它修改这个政策的意向。这个提议是对于学生身份等,哪怕入境时海关给的是D/S,此人在学业完成后或者在OPT完成后,假如没有转入其他合法身份,非法滞留时间也就会开始积累,哪怕此人没有和美国政府有任何接触。假如这个提议成为新的政策,那将是对过去几十年的政策的完全的修改。会对学生和类似的身份持有人有重大的负面影响。

另外,学生在境内从一个学校转到另一个学校,或者从一个学位上升到另一个学位,这些都是需要和校方管理留学生的办公室联系。这些管理留学生的办公室假如在这些交接过程中出错,错误可能很难修改,另外错误也可能不会即使察觉。这又更加大了学生积累非法滞留时间的风险。因此,学生身份务必对自己的身份的相关材料,比如(I-20)做仔细的检查,在I-20变更和交接的关口要仔细和即使的跟踪。发现问题需要即刻和校方调解,必要时需要及时请律师介入,以便避免误入非法滞留时间的陷阱。

新一轮针对雇主的审计风暴可能来临

近期移民局针对Seven Eleven 连锁商店的突击审查预示着本届政府会继续将处审计雇主的I-9表格作为执法的重点。通常受到审计的重点对象是雇佣移民比较多或者雇员更替频繁的雇主,比如餐馆、农业、食品加工、建筑业、以及小规模的初创公司等。基本罚金也从以前的$110-$1100 大副提高到了$220-$2191。以下是一些在面临审计时的一些建议。(申明:这不是具体的法律建议。在咨询律师之前不能将以下作为适用具体案子的法律建议。)

假如你收到了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 (ICE) 的I-9审计通知 (Notice of Inspection) ,你必须在第一时间联系在这方面有经验的律师。

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审计通知通常要求雇主在3个工作日内提供I-9表格。你必须立刻联系处理过I-9审计的律师,以便他/她可以协助你给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回复,确保你不会做任何会对你的企业不利的行为。我协助过的企业包括小规模的饭店到财富500强公司。我成功的帮助这些雇主大比例的降低处罚金。我可以协助在美国任何地方的审计案子。

你应该开始收集所有的I-9表格以及有关联的文件,对照你的雇员名单以确保没有遗漏。一定要将所有即将提供给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文件备份或复印。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将所有的文件进行编号以便日后可以便捷的找到。

仔细的阅读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审计要求

审计通知和传讯有可能只要求目前受雇的雇员的文件,或者有可能要求过去3年的雇员的文件,或者是其他的要求。审计通知也有可能只要求雇主的某一个地址的文件,而非所有地址。在没有说明的情况下,不要臆测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是在要求所有地址的文件。这是因为每一份不合要求的I-9表格可以被判罚达到$2191的罚金。所以最好只提供那些所被要求的I-9表格。

不要忘了在收到罚金意向通知 (Notice of Intent to Fine) 后提出听证的要求以便取得最低的罚金

罚金意向通知通常是当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完成对你的I-9审计后给你的最后一份通知。在这之后你有30天的时间向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提出要求行政听证办公室 (Office of Chief Administrative Hearing Officer)的行政法官 (Administrative Law Judge) 听证。这是降低罚金的最佳的机会,因为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只有有限的谈判权力。而行政法官(目前有两位)处理所有的审计听证案子。他们通常会在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提出的罚金的基础上降低40%至60%,特别是当雇主是一个小企业或者雇主利润小或利润正在减少的情况下。他们通常将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提出的罚金金额和雇主的收入或利润进行对比来减少罚金的金额。

潜在的罚金可能很高额,但是行政法官通常会将其降低

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可以就任何过去三年内的雇员的不合要求的I-9表格提出高达每份$2191的罚金。假如你的企业有较高的人员变动比例,你有可能会因为一些很小但是很普遍的错误而被要求交出高达数十万美元的罚金。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计算罚金时使用一个基于不合要求的I-9表格的百分比的矩阵系统,它并不关注具体的错误的严重程度。按理上来说,罚金的目的是警告雇主并促进其今后遵守规则,罚金不能对企业带来过度的困难。但事实上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矩阵系统不将这个做为考虑的因素。我曾经从行政法官那里得到过罚金的高比例降低。法官不认为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矩阵系统对她的决定有任何限制作用,因而她通常会降低罚金。

不要在提供给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的I-9回改签名和日期

有些雇主在收到审计通知后试着修改那些有问题的I-9 表格,比如填入签名或加入日期。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对此行为十分注意。在决定罚金金额时,行政法官不会轻视此类行为。

在I-9审计发生在你身上之前,对你的下属如何正确的填写I-9表格进行培训和监督

I-9表格上最常见的错误是:雇员没有勾身份框,雇员没有签字没有写签字日期,雇主没有在第二栏中填入符合要求的文件信息,雇主没有签字或没有写日期,当雇员的工作许可过期后雇主没有再次核实工作许可。太多的雇主没有意识到这些错误能够带来的高额罚金,因此他们忽视让下属正确填写并保存I-9表格的重要性。很多雇主都没有一个有效的系统以便对过去的雇员的I-9表格进行规范的销毁。雇主必须保存I-9表格至少3年,或者在雇员离开后1年,以这两个时间中之间哪一个时间长为准。企业应该每年对自身的I-9表格系统进行审计以便确保I-9表格的正确填写和保存。对于那些过去忽略的I-9表格,雇主应该及时填写(但是不要回改填写日期)。雇主的主动的态度,在I-9审计中有重要的作用。有时会只收到警告而没有罚金,有时罚金会比较低。

近期移民政策风向的几个误解

美国总统川普上台后,政府对待移民问题的态度有重大变化。移民政策是本届政府重点动手的对象。的确,政府对移民法规和政策有比较大的控制权。但是有几个误解需要澄清。

1。“川普可以修改移民法”。 错误。这是对美国法律系统的误解。移民法、移民法规、执法政策这三者都是不同的。移民法是国会制定的法律。总统没有权力修改。只有国会参众两院一起才能修改(总统只能签署或者否决新的法律)。法律是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基本的重要条款,比如绿卡的条件,绿卡的种类,遣送的条件等都是写在法律之中。总统无权修改。法规是政府基于法律而制定的具体规则。比如,法律说“特殊才能的人可以申请绿卡”。法律没有细说什么算“特殊才能”。法规的作用就是提供具体的规则。政府的确可以修改法规,但是这是一个费时的过程。需要提出法规的建议版本、让公众提供反馈才能制定。而且法规也有可能在诉讼中被法庭认为违反法律或者违反宪法。执法政策是最底一级的。政府可以对执法政策快速修改。比如,现政府已经扩大了对非法移民执法的对象。上界政府的对象是有重大刑事问题的移民。现政府的对象是任何触犯移民法或刑法的移民。

2。“现在一旦被移民局抓到会被很快遣送”。不完全正确。快速遣送程序只适用于非法入境并且在境内滞留不足两年的人。其他不适用于快速遣送的人都需要进入一般的遣送程序。由于执法力度的加大,移民法庭的案子积压程度创了新记录。目前有大约60万案子在移民法庭中,比去年增加了10万多。这直接导致很多案子会拖很多年。在多数移民法庭,拿到2020年甚至更远的出庭日期并不少见。

3。“在新政府下面任何移民道路都会变难”。错误。移民法没有任何改变。多数法规目前也没有重大变化。除了少数的一些执法政策的变化外,移民法没有任何本质性的变化。

4。“美国不再欢迎移民”。这不是法律问题。简单的说,总统和他的政党不代表美国的多数民众和国家长远的走向。美国历史上有不同阶段反对不同国家的移民的潮流,但是美国以移民为基础的本质从来没有受到任何实质的冲击。

I-601A豁免将于8月29日全面扩展

前几年推出的I-601A豁免的对象是那些身处美国假如离境会受到3或10年非法滞留禁令的申请移民的人。但是这个项目只适用于那些基于美国公民近亲属移民(美国公民的配偶、父母、孩子)并且需要证明美国公民父母或配偶会面临巨大困难。移民局近期公布在今年8月29日开始,这个豁免将全面扩展到所有亲属移民。在新的规则下,申请人可以是任何基础的亲属移民,并且需要证明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配偶或父母会面临巨大困难。